很多姓氏族谱都出现“乌衣巷”地名探析

 二维码 1207
作者:康氏脉系课题组整理来源:康氏脉系研究网

很多姓氏族谱都出现乌衣巷地名探析

康氏脉系课题组 乙未八君子 整理供稿

 

乌衣巷得名由来

乌衣巷的得名有很多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这里曾是东吴时期的禁卫军驻地,由于军士悉穿乌衣,由此得名乌衣营。,后改乌衣巷。

第二种说法称东晋时期王谢两家居住于此,而两族子弟都喜欢穿乌衣以彰显身份尊贵,所以得名乌衣巷。

第三种说法来自南宋时编纂的《六朝事迹编类》,称刘禹锡诗中的旧时王谢堂前燕乃是误笔,原是旧时王榭堂前燕。南京曾有个名叫王榭的人,以航海为业。海船失事,他误入乌衣国,娶妻生子。后来,王榭独自返回故乡南京,为了怀念乌衣国的时光,便将所住的巷子更名乌衣巷。

乌衣巷名扬天下,则始于刘禹锡的作品《乌衣巷》。

《乌衣巷》

作者:唐·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xiá)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朱雀桥】在金陵城外,乌衣巷在桥边。

【花】此为开花之意,做动词用

【乌衣】燕子,旧时王谢之家,庭多燕子。

【王谢】王导、谢安,晋相,世家大族,贤才众多,皆居巷中,冠盖簪缨,为六朝(吴、东晋、宋齐梁陈先后建都于建康即今之南京)巨室。至唐时,则皆落不知其处。

【意思】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赏析】这是刘禹锡怀古组诗《金陵五题》中的第二首。诗人通过对夕阳野草、燕子易主的描述,深刻地表现了今昔沧桑的巨变、事故的变迁,隐含着对豪门大族的嘲讽和警告。

诗歌开头两句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秦淮河南岸。东晋时王导、谢安等豪门世族就居住在这里。朱雀桥在乌衣巷附近,是当时的交通要道。可以想见当年这里车水马龙热闹繁华的盛况。但而今桥边却只有野草花。一个字,揭示了景象的衰败荒凉。而乌衣巷又处在夕阳斜照之中。夕阳之下,再加一字,有力地渲染出日薄西山的惨淡情景。

诗歌开头用了工整的对偶句,写今日的衰败景象,它与昔日的繁荣盛况,形成强烈对照。

前两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燕子是一种候鸟,春来秋去。从前燕子飞来,总是在王、谢等豪门世族宽敞的宅子里筑巢。如今旧世族的楼台亭阁荡然无存,这里住着的都是普通的百姓。燕子也只能飞入寻常百姓家了。诗人在第三句开头特地用旧时两字加以强调,巧妙地赋予燕子以历史证人的身份。在第四句中再以寻常两字,强调今昔居民截然不同,从而有力地表达了沧海桑田的巨变。晋代豪门世族的覆灭,暗示当代的新贵也必将蹈此覆辙。

这首诗通篇写景,不加一字议论。诗人从侧面落笔,采用以小见大的艺术手法加以表现。语言含蓄,耐人寻味。

全诗看似藏而不露,可是历史的苍凉,人世的无常,富贵荣华的白云苍狗,功名荣辱的身后寂寞在这首七言绝句里被剖白前所未有地透彻,前所未有地沉痛,无奈,充满了宿命感。

文学史在这一刻记住了乌衣巷。从这一刻起,后世所有的文人,学者,官吏,学生,百姓,只要他或她面对文学,就无法逃开乌衣巷的名字。

刘禹锡在离开前最后望了那残破的巷陌一眼。他却不知道,那一刻,乌衣巷在野草和废墟中重生了。那一刻,乌衣巷不再需要任何砖瓦去重建,它已经得到了永恒。

除了《乌衣巷》,刘禹锡在金陵还留下了其他名句。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石头城》)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西塞山怀古》)

……

李后主的悲剧过后,宋朝元朝的词人又来了。

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怀古》在三十多首同名词中脱颖而出:

……

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宫遗曲。

据说苏东坡读到这首词后感叹:此老乃野狐精也。

宋词的集大成者周邦彦则表现出难得一见的悲壮:

……

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沈半垒。

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

燕子不知何世,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西河-金陵怀古》)

元朝的词人萨都剌更是把怀古一题发挥到淋漓尽致: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

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

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

(《满江红-金陵怀古》)

乌衣巷和王谢堂在这些千古名作间被升华了,乌衣巷已经不再是一条小巷了,它已成为金陵兴亡的象征,更已成为古今变迁的代言。乌衣巷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了一种沧桑的,带着历史深沉的气味。乌衣巷,已经深深地刻入了中华文化的肌肤之中,融入到它的血液里面,再也分不开了。

于是,乌衣巷是否依旧繁华或者还是一堆废墟,已经变得不再重要,甚至是否还有这么一条巷,都已经没人关心。只要有它的名字在,就会有人千里来凭吊,就会有人感慨着赋出一首又一首的新诗或新词,甚至会有人无端端地因它而落下两行清泪来,作为对文化深深的祭奠。

如果说王导和谢安令乌衣巷不凡;王羲之,王献之,谢灵运令乌衣巷不俗,那么刘禹锡,周邦彦和萨都剌则令它不朽。

一堆废墟的传奇般的不朽。

通过了解以上的资料,我们知道了乌衣巷的由来和成名往事。

那么,大量来自福建莆田的很多姓氏,迁徙到广东潮汕、粤西区域,以及海南岛、广西的先民!他们的家谱记载来自莆田乌衣巷××门楼居住客鸟巷乌门楼等等。此乌衣巷是否与上述所说乌衣巷存在关系呢?让我们看看莆田姓氏文化学者的研究和探析结论如何?

根据莆田姓氏文化研究学者的研究发现。迁徙广东潮汕、粤西区域,以及海南岛、广西等地的先民,他们的族谱中常有这样的记载:先世居住莆田乌衣巷××门楼居住客鸟巷乌门楼等等。查遍莆田县城,就是找不到乌衣巷或者客鸟巷。莆田县志办的同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移民历史距离现在太久远,很多地名都消失或改变了,现在很难再找到这些古地名。

这是为什么?笔者认为,乌衣巷很可能 就是移民者给自己的寄居地编造出来的地名,大家都记得金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的诗句吧,乌衣巷是南京名门望族王、谢二姓的聚居她。原来他们南迁之后,仍不忘自己的显贵身世!而客鸟巷则明显地表达了客居此地的心境。这种假想有没有根据呢?有的,如跟澄海邓氏同出一源的韶关邓氏,原居南京珠玑巷,南迁入韶关之后,也命名居住为珠玑巷。屈大均说这是不忘枌榆所自,也就是表达了对祖籍的怀念。不过,邓氏从 此在韶关南雄定居,现在南雄珠玑巷还出名。随着他们继续迁徙人潮,这些巷名便在当地消失了,但仍停留在他们的记忆中,并把它们传述给后代,于是一代代传下去,到了修族谱的时候就以讹传讹,子虚乌有的乌衣巷客鸟巷便出现在各姓撰修的族谱上了。

综上所述,各姓族谱所载之乌衣巷,很可能是误传所致。实际并非从此具体巷名门楼名徙出。而是,莆田地区的某地迁徙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