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铭及唐朝买卖之风气

 二维码 1206
作者:康文煜来源:康氏脉系研究网网址:http://www.kangsw.com/

墓碑铭及唐朝买卖之风气

康文煜

(2012-08-15 08:31:51)

古代中国墓而不坟,只在地下掩埋,地表不树标志。后来大约在周时期,逐渐有了地面堆土的坟。(据相关文献记载:古代下葬时,在墓穴四角或两旁,各立一根木柱,柱上有圆孔,名为穿。再在两柱的穿中架一根横木,木上缠以绳索,可用来放绳,如辘轳一样,将棺木牵引入墓穴。入葬完毕,木碑随之埋入地下,或置于墓旁。春秋时期,天子六纤四碑,诸侯四纤三碑,大夫二纤二碑。至周朝,天子开始用石碑,周末诸侯也开始用石碑。周朝的石碑还只是利用穿,来引棺入穴,碑上是不刻文字的。)
汉代开始将碑立于墓地正前方。碑上刻有墓主的官爵、姓名、生辰年月。后来,在碑上还刻着墓主的家世和生平业绩,并加以颂扬。从而形成了墓碑,墓表等树碑立传的礼仪文化。到了魏、晋、南北朝时代,官方曾多次禁止立碑。他们认为汉以来,天下送死奢靡,多作石室、石兽、碑铭等物。建安十年曹操下令,不得厚葬,又禁立碑。晋武帝咸享四年又诏曰此石兽碑表,既私褒美,兴长虚伪,伤财害人,莫大于此,一禁断之。由于几次禁止立碑,于是墓碑转入地下,从而产生了墓志铭。(墓志铭是由两块正方形石碑组成,称为一合。上面为墓盖,文字比较简单。一般用楷书或篆体刻写着朝代、官衔和姓氏。如大唐故张府君墓志铭大唐故雍王墓志之铭宋故杨国公主墓志铭宋宗室永寿县君郑氏墓志铭。在文字周边线刻着精美的花鸟纹饰。另一面,则刻写着墓主人的姓名.籍贯和大篇幅的叙述其生平事迹的文字,最后还有铭文,大多为四言之韵文。每一合墓志铭上,都有历史、文学、书法、艺术内容,在不不同程度上,都体现出那个时代的文化特色。 )
在墓前树碑、墓中放墓志铭的风俗,在唐代则大为流行。据《唐语林》称:
长安中争为碑志,若市贾然,大官薨,其门若市,有喧竞构致不由丧家者。
当时,入华的康居人亦不可避免的染此习俗。如:出土于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墓葬群的《康波蜜提墓志》。(属初期模仿)
由于墓志碑铭买卖之风盛行,所以,有人买到雷同的墓志铭也就较为常见了。如:《康达墓志》这篇墓志除了名字之外,文字几乎全同于《安师墓志》。《康杴墓志》文字几乎与《安神俨墓志》全同。
对上述康氏墓碑铭、墓志、墓表进行初浅分析,我们大致可以将南北朝、隋唐之际的康姓粟特人历史,分为安史之乱前、安史之乱后、《元和姓纂》问世之前几个段落来描述。安史之乱前,包括康氏先民在内的粟特人就有认同汉文化、模仿汉人的生活习俗,有着渴望成为中华儿女的强烈愿望。如此,就试图改变自己的祖籍、去胡为汉有了汉姓还不够,也像汉人一样伪托商周之际的王公贵族为自己的祖先,甚至参与墓志铭的买卖,于是有了卫康叔是康氏的始祖之说,这一切都是出自自愿之举。必须说明的是:尊卫康叔为康氏始祖,这是渴望成为中华儿女的强烈愿望的伪托,不是历史的真实。今日的康姓人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尊卫康叔为康氏始祖是可以理解的一种愿望,但是不能认为是信史;安史之乱后则是在李唐王朝为消除安禄山之流造成的胡化影响,排斥甚至杀戮胡人,以及社会舆论压力之下,康氏先民不情愿的改变自己的族属、郡望,这一时期康氏粟特人的行为则是被动的。还需要说明的是,上述的这一切都是在林宝的《元和姓纂》问世之前完成的。是在粟特康氏族人的行为推动下,完成了第一步即以康居国、康国之康为氏,而得康姓;第二步改变胡人身份将祖居地由康居、康国改称为中原内地;第三步将粟特康氏的始祖伪托为西周卫康叔。这一切都为《元和姓纂》的编撰提供了舆论基础和“康希铣家族”等那样较为完整的族谱素材,林宝才将中华康氏收入《元和姓纂》之中,《元和姓纂》才成为了记录康氏的第一部姓氏书籍。我们不妨把这个康姓始祖汉化的过程,称之为正序历史过程。这样可能就说清楚了中华康氏是如何诞生的,卫康叔是如何成了中华康氏之祖的。如今的‘康氏研究’恰恰是颠倒了康氏的诞生,尊卫康叔为始祖的过程,可称之为反序历史过程。反序历史过程是先有卫康叔,有了卫康叔才有以国得氏、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两种说法。以国得氏是卫康叔首封在‘康’、其后徙封在‘卫’,此‘康’即康叔建立的诸侯康国,有了康国才有康氏,康氏理应在卫氏之先。如果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卫康叔的谥号是在卫康叔病逝之后才有的,康氏势必在卫氏之后了。康姓以国得氏与以谥号为氏发生激烈的冲突和矛盾。康镇明先生为此发表了《康姓以封国得氏考》较为详尽的论述了康姓以卫康叔的封国得氏,否定了康姓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得氏的说法。但是,这种争论远没有就此而平息,因为如果康姓真的以卫康叔的封国得氏,《周宗卫世家康氏志谱》世系(北谱)、《江西吉安府京兆堂康氏谱系》(南谱)还如何存在?《元和姓纂》说康姓是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的,那么卫康叔的谥号是在康叔身后的事情,于是就又有了卫氏在先康氏在后之说,、卫谁在先谁在后又成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了。《元和姓纂》说康姓是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是不正确的。因为据百度名片‘谥法’是在西周孝王(公元前891~885)之后才有的,康叔生活的年代如按西周武王、成王至康王之际推算,该是公元前1046~1020。那个时候还没有谥号、谥法之说,由此可见《元和姓纂》说康氏以卫康叔的谥号得姓是荒谬的。也正是《元和姓纂》中,康姓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之说制造了康氏文化反序研究中的混乱。如果康姓以国为氏,康氏在卫氏之先;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康氏则在卫氏之后。现今康氏文化研究将康、卫混淆、康氏传承与卫世家混淆,康姓是以国得氏还是以谥号为氏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了,这正是康卫混淆的症结所在。康姓以卫康叔得封国康囯为氏也好,康姓以卫康叔的谥号为氏也罢,这种当今康氏文化研究的主体方向可以称之为反序历史过程。反序研究虽然信众甚多,恐怕经不起正史的检验;正序研究信众不多,却经得起正史的检验,可能更接近历史的真实。展望康姓姓氏史正序与反序方向研究前景,不言而喻,正序研究前景更为广阔。


文章分类: 正史资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