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门康氏联宗修谱纪实

 二维码 6715
作者:康 健来源:康氏脉系研究网网址:http://www.kangsw.com/

宗族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华夏文明传承与发展的重要基础。时至今日,传统家风家训对国家经济文化发展仍具有积极意义。康氏文化源远流长,绚公后裔枝繁叶茂,子孙散布全国各地,尤以祁门康氏支系人丁最盛。为联宗修谱,曾于2017年10月中旬,祁门、鄱阳、池州、东阳等地宗亲在江西鄱阳举行筹备会,已就相关工作进行规划与部署。为推进修谱联宗活动,2018年1月12-14日,在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板溪村顺利召开第二次会议,来自江西鄱阳、横峰,安徽池州、祁门,浙江东阳等地同宗共祖的各地数十位宗亲前来寻根问祖,协商具体修谱事宜。现将主要内容叙述如下。


一、祁门康氏发展述略


在传统中国,徽州是个高移民社会,唐宋以后每当中原动乱,北方大族纷纷南迁,地处山区的徽州就是世家大族理想的迁徙地。中原望族不断迁徙到徽州,将先进的中原文明带到徽州,他们聚族而居,加快了当地原住民与北方望族的融合,极大推动了徽州区域社会经济发展,造就了明清时期徽州社会、经济、教育、文化的全面繁荣。康氏自五代迁居祁门,枝繁叶茂,科第蝉联,仕宦辈出,文化昌盛,成为徽州著姓望族。  

(一)世系繁衍

祁门康氏自迁居徽州后,人丁兴旺,枝繁叶茂,除在祁门南乡各村落聚居外,也分迁浮梁、鄱阳、池州等地,发展为众多门派,并很快成为地方望族。据成书于明代嘉靖年间的《新安名族志》记载,唐末有名康先者,为避黄巢之乱,由会稽迁歙县篁墩,旋复迁浮梁县化鹏乡发京都曲溪里,是为新安(徽州)康姓始祖。先公,字议诚,殁后葬于江西浮梁县发京都曲口,土名陈端坞。先公生子曰新,于五代之时,由浮梁县化鹏乡曲溪里迁居祁门县南乡尤昌里江村源(后因康氏聚居,发展壮大,改为康村),为康氏定居祁门之始祖,享寿九十岁,殁后葬于十三都七保,土名公子冲。

▲图一  祁门康氏前五代世系图

明万历年间抄本《祁门石溪康氏宗谱》记载,新公生子曰智,智公治宅于祁门江村源,生有两子:俊、盛。长子俊居西,次子盛居东,故有东西源之分。三世祖智公享年八十八岁,卒后葬十三都花桥皇官林。四世祖俊(994-1064)公居西源,生守元、守忠、守荣、守珍四子,寿年七十一岁,葬十三都柘(榨)树坑,又名小坦、金榜山;盛公,行三,居东源,生守华、守熙两子,卒葬里之候远坦。

祁门康氏从四世祖俊、盛二公开始,分为西源和东源两派。从第五世“守”字辈兄弟六人开始,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分迁各地,成为各自门派的先祖。明嘉靖十七年(1538),由二十一世康撰写的《祁门康氏祖墓歌》记载,俊公长子守元仍居康村,但数代后其后裔迁徙池阳,成为池州派的先祖;次子守忠,其五世孙允达公自祁门十二都溶口迁江西饶州府鄱阳县芝山凤冈,成为饶州鳌冈派先祖;三子守荣居本里,成为祁门五门派的先祖;四子守珍传至九代皆书阙,故不知所终。盛公长子守华、次子守熙俱传至七代,子嗣无所考。

▲图二  祁门康氏前五代世系图

五世祖守荣公(1023-1106)于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迁居板石笙竹坞,殁后葬十三都板石镇埠滩北长坞。守荣生子三子,即戬公(1045-1086)、尧、讃;六世祖戬公生浑、惟敌两子;七世祖浑(1066-1140)生浃、忠国、充、庸、孚五子;八世祖忠国公生德明、克明两子;九世祖克明迁居板(石)溪,是为板(石)溪派始迁祖,德明公传八代后无考。笔者即为板(石)溪门三十七世孙,为“礼”字辈。随着世系的推衍,板溪门由衍生出樟源派,礼屋门衍生出倒湖派。守荣公成为板溪、板石、坑口、礼屋、曲坞、碧桃的门祖。随着世系推衍,祁门康氏枝繁叶茂,在祁门南乡发展为“七门”,俗称“七门康家”。这“七门”分别祁门南乡的七个村落,即康村、板(石)溪、板石、坑口、碧(白)桃、曲坞和礼屋,其中,康村、板(石)溪、板石、坑口称“上四门”, 碧(白)桃、曲坞和礼屋称“下三门”。

▲图三   七门康家共立合约

从世系繁衍来看,祁门本地的七个门派的始迁祖都有迹可循。康村始迁祖为新公;板溪始迁祖为第九世克明公;板石始迁祖为第九世祖佐公;坑口始迁祖大概为第九世德明公(民间一直流传,坑口始迁祖与板溪为亲兄弟);曲坞始迁祖为十七世表四公(名友兰,号大观),其于明永乐丁亥年(1407)迁居曲坞;礼屋始迁祖为十七世表一公;碧桃始祖为十九世闻韶公。此外,大北港始迁祖为十世坦公,由板溪门衍生出来的樟源派始迁祖为十五世复祖公(其先迁徙到老屋杨,随后世居樟源)

▲图四  祁门康氏世系图(部分)

祁门康氏除在祁门境内迁居外,随着生齿日繁,或迁淮信,或播徽池,或徙饶州,不可周知,难以枚举,形成若干门派。因外迁情况较为复杂,笔者以明代嘉靖年间参加编纂“大成谱”的门派为主,结合《池阳康氏合修星堂宗谱》(民国六年刻本),对各地门派作简要介绍。

鄱阳星堂派(六世祖讃公):守荣公三子讃公,迁居饶州府鄱阳县星堂村,此后枝繁叶茂,又衍生出松树下等支派。

浮梁清石潭派(九世祖俟公):八世祖充公,字彦实,娶姚氏,生三子:侔、佐、俟。其长子侔,字德齐,历官至节度推官,迁居浮梁北乡清石潭,为该支始迁祖。

饶州鳌冈派(十世祖允达公):守忠公五世孙允达公,自祁门县十二都溶口迁江西饶州府鄱阳县芝山凤冈,成为饶州先祖。后十六世元亮公迁居鳌冈,很快就人丁兴盛,开枝散叶,遂在鄱阳附近逐渐形成三十里康村、石子岭(康家岭)等支派。

池州上清溪派(十一世七三公):五世祖守元公,居康村西源。其六世孙七三公,讳艺,与子五九,于元末明初之时,由徽之祁邑十三都尤昌里康村,迁贵池西一保上清溪六股潭,是为上清溪一世祖。厥后,分支苗竹园、梅林坂、桃坡、塘边、流婆矶,皆公之裔。具体来说,启宗迁苗竹园,文宗迁梅林坂,成宗迁桃坡,富宗迁塘边,显宗后迁流婆矶。

图五  池州上清溪派迁徙情况

池州下清溪派(十一世六五公):六五公,讳著,字世可,生子二:五四、五六。由徽州府祁门县迁江西吉安府太(泰)和县匡村,复迁贵池东一保下清溪,是为下清溪一世祖。厥后,移居康家衕、林家冲,即公之裔。具体来说,五六公,讳添福,始迁歙邑,后迁贵池下六保西区杨村坂,是为杨村一世祖。  

综上所述,康氏自从五代之时,先公迁居徽州府祁门县后,很快开枝散叶,迁徙全国各地,逐渐成为地方望族。                              

(二)族谱编纂

祁门康氏迁居各地后,随着世系推衍,人口迅速增长,加之,传统社中国交通阻隔,乃至出现族众“视派如途人”的现象。为维护宗族秩序,编纂族谱成为迫切需求。族谱具有明世系昭穆、显尊卑秩序的功能,编纂族谱可以达到“厚风俗,醇人心”的目的。同时,族谱编修也能体现“同本之枝,同源之流”的尊祖敬宗之意。祁门康氏各门派历代族谱编修较为频繁,现根据各地“老谱”,将其历次修谱情况略述如下。

祁门“七门康家”的族谱编修有迹可循。据《康氏宗谱》(光绪三十四年抄本)记载,祁门康氏族谱于南宋绍兴年间由康人杰始修,乾道三年(1167)由康景杰续修,元至正八年(1348)康良载三修。明景泰四年(1453)由康汝芳四修,嘉靖十七年(1538)由康绅五修,清咸丰五年(1855)由康晋六修。据民国《祁门县志·氏族考》记载,“七门康家”最后一次修谱是在光绪二十五年(1899),当时由板溪生员康光燮(笔者父亲之高祖父,为板溪村最后一位生员)、康才英、康太鸿等,联合板溪、樟源、坑口三派合修。令人遗憾的是,该谱于“文革”时期上交至花桥村后,从此销声匿迹。在祁门众多的门派中,目前唯一存有族谱的是碧桃门,其修谱时间为光绪三十三年(1907),于次年成书,为手抄本,流传不广。

▲图六  《民国祁门县氏族考•康氏》

祁门康氏饶州鳌冈派,自允达公子元亮公迁居以后,人丁兴旺,历史上多次修谱。具体来说,分别在洪武五年(1372)、正统八年(1443)、正德十年(1515)、乾隆庚申年(1740)、乾隆二十八年(1763)、乾隆四十六年(1781)、道光二年(1822)、民国三年(1914)、民国二十三年(1934)等,通过积极修谱,既可明世系昭穆,也使得宗族秩序井然。

▲图七   《鳌冈康氏族谱序》—(正德八年)

祁门康氏池州派,自七三公、六五公迁居池州上清溪、下清溪后,枝繁叶茂,不仅很快成为地方望族,而且各门派定期修谱。具体来看,顺治辛卯年(1651)志龙、志虎二人始修,乾隆五十年(1785)万寿、元标二人续修,道光二年(1822)三修,道光十五年(1835)四修,光绪九年(1883)五修,光绪二十六年(1900)六修,民国六年(1917)七修。


▲图八  《池阳康氏宗谱序》(光绪九年)

综上所述,祁门康氏各门派族谱编修不仅较为频繁,而且类型丰富,既有各门派编纂的支谱,也有各派联合编修的统宗谱。尤为值得关注的是,祁门康氏各地门派曾于明嘉靖年间编纂一部“大成谱”,当时由祁门碧桃门康佑(江峰先生)倡议,康绅等人负责编纂。如众所知,历史文献是族谱编纂的基础,当时为搜集资料,族人齐心协力,先后“东寻会稽,西访饶吉,南询建楚,北叩金台,以及关洛”,搜集资料,在各地族人编定散谱的基础上,由康绅等人汇总编纂,遂成“大成谱”。  


二、祭扫祖墓


祭祀先祖是中华民族孝道的重要表征,千百年来传承至今,其内容、形式复杂多样。大体说来,一般有墓祭、祠祭和会祭三种形式。所谓墓祭,就是其宗族子孙后裔集体到先祖坟茔进行祭祀,祠祭就是就是在祠堂中祭祀先祖,会祭则是指宗族子孙通过成立清明会、冬至会、某某祀会等祭祀性会社的形式,通过这种会社组织来祭祀先祖。从时间来看,墓祭的历史最为悠久,也是尊祖、敬宗、收族的最为典型的方式之一。此外,祖茔乃“祖宗体魄”之所在,故墓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传统徽州,因传统礼俗的需要,祁门康氏各门派往往联合进行墓祭。遗存下来的明清时期祁门康氏宗族墓祭的文书数量十分可观,这些合同文约就是祁门康氏祭祀同宗共源的先祖最好的例证。现如今,随着时代变迁和社会观念的变化,加之“世远路遥”,不仅造成族人对先祖坟墓“祭祀疏旷”,甚至不知祖茔所在何处。故而,寻找祖墓显得尤为关键。利用这次修谱契机,12日上午,我和云生宗亲一起寻找先祖墓地。

按族谱记载,公子冲上有好几座祖坟。其中,二世祖新公的墓最为著名,也是我们寻找的重点。在花桥郑万坤的带领下,我和云生、振华三人一起到下花寻找公子冲上的祖墓。经过打听,得知公子冲就是我们村康万生岳父房屋后的一座山,于是我们立马爬上去寻找。郑万坤走爬到山坡上去寻找,说确实有墓地,但被盗了,墓碑还在,上面的文字记载的土名就是公子冲,墓主为二世祖新公。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们十分兴奋,三人一起爬上去看,墓穴是从坟堆中间打洞下去盗的,真是触目心伤,我们决心联合族人重新修葺。墓碑在坟茔正后方,虽然历时数百年,但依然矗立在那里。墓碑上的文字十分清晰,最上面一行是“京兆郡”三个大字,下面有三行竖写的字,中间是“二世祖康公新之墓”,左边一行是“土名公子冲壬山丙向”,坐右边一行是“乾隆十七年冬裔孙启发重立”。新公于五代之时,从江西浮梁迁居祁门十三都康村,卒于北宋初年,该墓距今已有1100多年。墓碑上的文字与族谱、文书的记载完全一致,我断定此墓为二世祖新公坟墓无疑。

▲图九   二世祖新公墓碑

13日早上八点,我们前往花桥村二世祖新公墓地进行祭扫。各地宗亲看到墓碑后,确认就是新公墓,十分高兴,于是按照长幼秩序列队,一起祭拜。简单的祭扫后,众议进行维修,集体筹措经费。新公墓祭扫结束后,我们驱车赶往碧桃村,祭扫十八世祖汝芳公墓和十九世祖永韶公墓。前者墓在山苎园坞口,后者墓在曲坞左庵里。两人都是父子关系,皆以《春秋》科举登第,前者为进士,后者为举人,皆显赫一时,他们共同开启祁门康氏仕宦辉煌之路。为便于世人知晓其事迹,现将二人传记资料摘录如下。

康汝芳,字仲实,号实庵。人称拱五公。正统元年进士,初授兵部武选司主事,改工部治水河南,后改任改户部,累官至辰州府知府,为官清廉,卒后入乡贤祠。生有七子:永韶、大韶、继韶、学韶、闻韶、续韶、齐韶。

康永韶,又名煜,行炎八,字用和,人称㧑谦公。景泰元年(1540)举人,初任巡按畿辅,历官监察御史、巡按御史,因直言进谏,惹怒权贵,曾一度被贬为福建顺昌、福清、惠安等县知县,后召为钦天监,以奏六月雨雪,赐帛旌异,晋太常卿,官至礼部右侍郎。《明史》有传,其事迹在《明实录》、《续文献通考》、《大明一统志》、《明通鉴》等官方正史中亦有记载,为祁门康氏官阶最高者。

汝芳公墓为明代崇祯年间其后裔康正谏(崇祯六年举人)重新修葺,其墓碑保存下来,即为明证。各地宗亲到墓地看完墓碑后,按照长幼次序列队祭拜。

▲图十   汝芳公墓碑

永韶公卒于弘治初年,其墓为弘治皇帝谕葬,墓碑上刻有“加议大夫、礼部右侍郎康公炎八府君之墓”等文字。该墓在前些年被盗,2017年3月,笔者出资重修,并于当年清明节,和碧桃村族人康国强、康宪强等一同祭扫。这次邀集鄱阳、横峰、池州、东阳等地宗亲一起祭拜。

▲图十一   永韶公墓碑

三、考察祠堂


传统徽州“最重宗法”,祠堂作为宗族文化的重要表征,是每个宗族极力营造的对象。根据族谱、文书、方志记载,祁门康氏在明清时期,人丁兴旺,枝繁叶茂,“七门康家”所在的村落皆建有不少支祠。同治《祁门县志》卷九《舆地志·祠堂》中,共载有康氏祠堂10座,其中,礼屋有翕乐堂、孝友堂,曲坞有同庆堂,康村有序仁堂,板(石)溪有诚一堂、衍庆堂,板石有协和堂,樟源有兴仁堂,碧桃有敦本堂,倒湖有康氏宗祠。这些祠堂在明代嘉靖、万历年间和清代雍正、乾隆、同治时期,曾多次联合开展宗族活动,祭祀祖墓,联合修谱,合伙经营山场,共同维护宗族权益,尤其是在维护祖墓方面,表现更为突出。

▲图十二   乾隆十二年祁门康氏义诚公支下各祠堂立合同束心文约

但是,随着岁月流逝和时代变迁,祁门康氏祠堂或遭毁坏,或因被改造为新式建筑,而面目全非。如今保存下来的祠堂,仅有板溪的诚一堂,板石的敦本堂。碧桃的敦本堂十几年前已倒塌,2017年村民集资,在原址重建;礼屋的翕乐堂,在1950年代被改造成新式仓库。

这次联宗修谱会议放在祁门康氏发祥地祁门召开,就是出于联络族谊的考察。有鉴于此,12日下午,安排各地宗亲到各村祠堂进行考察。首先,到访的是板溪的诚一堂,作为村中一员,我积极引导各地宗亲到祠堂参观,并简要介绍该祠堂的历史。

按照文书资料记载,诚一堂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是为诚一公而建。祠堂为三进五开间结构,第一进为仪门;第二进为正堂,为举办祭祀、宗族日常活动之用;第三进为享堂,摆放祖先牌位。该祠堂后毁于火灾,清顺治时间复建,雍正、乾隆、同治时期又不断修葺。民国二十三年(1934),当时连长李矮子所带领一支部队拒绝北上抗日,流窜民间,落草为寇,到处烧杀抢掠,板溪的诚一堂于也未能幸免,被焚烧殆尽。祠堂被毁后,当年村中康天养等人组织族人在原址重建,但因经费不足,所建规模比原来的少一进,也远比不上原来的祠堂建筑精美。现存的诚一堂,即为民国二十三年(1934)所建。祠堂两边墙壁悬挂的各种族谱、文书资料,都是我从各地搜集而来的,这些资料都是与板(石)溪康氏有相关。

▲图十三    板溪诚一堂

13日上午,到板石协和堂考察。该祠堂为明嘉靖年间建造,有遗存下来的合同为证。该祠堂在清代雍正、乾隆年间曾多次修葺,现存的建筑为清代中叶风格。在清雍正、乾隆年间,板石族人与河对岸的余、凌两姓,因争夺有限的渔业资源,经常引起纷争,留下不少契约、合同。这些文书都是以“协和堂”的集体名义开展活动的。因年久失修,如今祠堂漏水严重,很多横梁、柱子已霉烂,濒临倒塌的危险。各地宗亲考察后,向村民组长提议集体捐资维修,以保护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

▲图十四   板石协和堂

▲图十五   《复修协和堂文书》(雍正十二年)

板石协和堂考察结束后,我们驱车前往礼屋参观康达故居和祠堂。康达清末在江西景德镇创办新式瓷厂,为近代中国瓷业奠基人。其故居在礼屋村,多年前已倒塌,现在只剩下残垣断壁,令人惋惜不已。该村的翕乐堂,在1949年以后被改为公社仓库,现已面目全非,十分可惜。

午饭后,到碧桃敦本堂参观。该祠堂原本为明代建筑,十多年前倒塌,现在的建筑是去年在原址新建的,但地基、仪门外石柱、石鼓等皆为明代原件,在新建时,内部柱子改为钢筋水泥柱结构,失去原有风貌。

▲图十六   礼屋翕乐堂

四、联宗修谱


族谱即可明世系昭穆,同时也是一个宗族世代得以维系的重要文献依据,正所谓“族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族谱文献是一个宗族文化灵魂所在,所以,每个宗族都十分重视族谱编纂,谱牒是研究传统中国基层社会、宗族文化的重要文献,但随着时代变迁与思想观念的变化,尤其是在20世纪中叶的文化浩劫之后,全国各地的族谱不仅遭受毁灭性破坏,而且族谱编纂的传统也开始中断。近些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国家大力提倡、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营造出一种浓郁的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社会环境。族谱作为传统中国的重要的文化符号,其中蕴含的乡村治理理念、优秀家风家训等内容,在当今社会尤为值得继承、发扬。在这种良好的氛围下,近几年全国各地都掀起一股修谱热潮。祁门康氏作为徽州望族,也融入这股潮流之中,并于2018年1月12-14日,召开修谱联宗工作会,讨论族谱编纂事宜。

12日下午两点,来自江西鄱阳、横峰,安徽池州、祁门,浙江东阳等地的宗亲集聚一团,召开“祁门康氏修谱工作会”。本次会议由我主持,依次邀请各地宗亲发言,每个村落推选一位代表,讲述内容包括本派始迁祖、族谱保存情况、联宗修谱意见等。在本次会议中,各地宗亲畅所欲言,既表达了修谱的决心,也联络了情谊。为便于修谱工作的开展,这次新增联宗组和接待组,这两个部门的成员由各地宗亲推荐,然后现场公布。下午四点左右,会议结束,请各地宗亲一起合影留念。

▲图十七    祁门康氏宗亲修谱工作会合影

晚餐结束,我们开始阅览各地宗亲将带来的族谱,并就相关问题进行讨论。首先看的是江西鄱阳县松树下村新修的《康氏宗谱》。该村最近两次修谱分别是1993年、2015年。在序旧序中,我发现保存有朱熹撰写的序文,这在其他支派保存的族谱中是没有的,颇为珍贵。在翻阅族谱的过程中,各地宗亲争论不休,各执一端,都认为本支的族谱记载正确,针对这些问题,我详细进行解释。该谱最大特色在于,保存祁门康氏前几代先祖容像和祖墓图,其内容在正是其他各地宗亲现存族谱中所缺乏的。这些内容对于绘制先祖容像和寻找祖墓具有重要价值,同时对践行尊祖、敬宗的孝道也有积极意义。

接着,阅读江西省鄱阳县三十里康村新修的《康氏族谱》。因该谱完整保存明嘉靖年间“大成谱”内容,尤其是世系图较为详细,有利于全面、系统了解祁门康氏在全国各地的分迁情况。晚上十点半,云生、爱民、小恒几位宗亲,带着族谱到我房间详细讨论这次修谱的具体工作,我们协商后,达成一致意见,即这次修谱采取两步走策略,先修迁徙谱,然后在此基础上再修统宗谱。

13日下午两点,在碧桃参阅光绪末年编修的老谱。我领着大家从序文开始阅读,看到祖墓歌时,我特别向各地宗亲讲述各支派的迁徙情况,并结合昨晚各地宗亲争论的问题进行解读,使得各地宗亲争论问题完全消失,碧桃族谱的价值,由此可见一斑。

概而言之,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孝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联宗修谱、寻根问祖、祭祀祖墓,不仅是践行孝道的一种重要方式,也是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体现。祁门康氏这次倡议、启动联宗修谱是在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感召下进行的,对于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也具有一定意义。同时,本此联宗修谱距明嘉靖十七年(1538)编纂的统宗谱已有480年,是新时期践行孝文化的重要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