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叔者,卫祖也

 二维码 624
作者:康庆山来源:康庆山博客网址:http://www.kangsw.com/

康叔者,卫祖也

辽宁抚顺康庆山著

2019.08.05

  “康叔者,卫祖也。”这是《史记·卷三十七卫康叔世家第七》记载的“原话”;如果说“康叔者,康祖也”则不见记载。李学勤教授2011年发表在《文物》第03期的《清华简《系年》及有关古史问题》为我们提供了康叔始封于康丘的史实:

  再说一个《系年》可与青铜器铭文联系对照的例子。传1931年出于河南浚县辛村的簋(《殷周金文集成》 4445),现藏在英国伦敦的不列颠博物院,铭文4行24字(依原行款):王来伐商邑,诞命康侯鄙于卫司徒 鄙,作厥考 彝。 所记是康叔封居于卫,“ ”即在今淇县的“妹”地[14]。按《左传》定公四年云: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选建明德,以蕃屏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分康叔以大路、少帛、綪茷、旃旌、大吕,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及圃田之北竟,取于有阎之土,以共王职。取于相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搜。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康诰》,而封于殷虚。

  《康诰》在伏生所传《尚书》之列,流传至今,然而《康诰》作于何时,反映的是不是成王、周公分封时候的史事,一直有很大争论,连带着关于簋的理解也多有异说。其中一个关键性问题是,康叔是否原封在康,后来才改封到“殷虚”即卫。如果确是这样,那么为什么不称“卫诰”,却称作《康诰》?“康叔”之“康”,郑玄以为谥号,当然是不对的,马融则释为畿内国名,《史记·卫世家》索隐引宋忠说:“畿内之康,不知所在也。”宋以下学者有人以为即《说文》的“ ”,在今河南临汝一带[15],并不足信。

  《系年》于此有较详记述:周成王、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乃先建卫叔封于庚(康)丘,以侯殷之余民。卫人自庚(康)丘迁于淇卫。“庚”、“康”系通假字。原来“康丘”就在殷,是“邶墉卫”的“卫”的一部分,所以康叔封也可称“卫叔封”,不久卫人迁都“淇卫”,即在淇水流域的朝歌,那里便专称“卫”了。因此,《左传》所说并没有不实的地方, 簋的“诞命康侯鄙于卫”也得到印证。

  还有一位学者王祁博士后2018年09月04日的《濬县辛村墓地性质新论》,为卫康叔与濬县辛村墓地的关系,作了新的解释:

  康国及其与辛村墓地关系

  董珊已经强调,西周早中期只见“康”国或“康”氏青铜器,却不见“卫”国青铜器,如康侯丰鼎、康侯觯、康侯爵、康伯簋、康伯壶盖、康季鼎等青铜器,最晚至西周中期。而“康”和“卫”的关系,可由《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系年》解释。

  周成王、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乃追念夏商之亡由,旁设之宗子,以作周厚屏。乃先建卫叔封于康丘,以侯殷之余民;卫人自康丘迁于淇卫。

  康叔由周成王、周公始封,其始封时间在迁殷民于洛邑之后,始封之地在康丘,其后由康丘迁往淇卫,卫康叔之得名,大约与此有关。结合“康”器年代早、“卫”器年代晚,以及《史记》周夷王封卫侯事,可得出卫康叔及其子孙在得到“卫”的国号或氏名之前,一直以“康”为国号或氏名。这在西周早期的沬司徒疑簋中也表现得很明显,沬司徒疑簋铭文“王来伐商邑, 令康侯啚于卫”只提康侯啚于卫,并没有提到改封为卫侯或卫君事,可见《史记》等文献记载的封康叔为卫君是不准确的。康叔在世时不可能称“卫叔”,董珊认为文献中的“卫康叔”或“卫叔”不过是运用了“据后叙之”的“史家笔法”,其说可从。

  辛村墓地从西周初期延续到两周之际,且它在西周晚期是卫国的“公墓”(诸侯国君家族墓地),从逻辑上说,西周早中期的辛村墓地很可能是卫国前身康国的“公墓”,考古发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1931年,一批“康侯”青铜器出自河南北部,后流散海外,其中有两件西周早期康侯斧,于省吾在《双剑誃吉金图录》中明确记载它们出于河南濬县康侯墓,可知康侯斧出自辛村墓地。这足以证明西周早期的辛村墓地是康国墓地。另外,1931年濬县辛村被盗青铜器中有铭文为“侯”的戟,应与康侯器群同时被盗,该戟与辛村M2出土的7柄侯戟形制和铭文相同,可断定M2墓主人是一代康侯。《濬县辛村》判定辛村M2是中期墓葬,但侯戟是合体浑铸铜戟,这类铜戟主要流行于西周早期,M2的年代应是西周早期。西周早期卫康叔世家中称侯者很可能只有卫康叔一人,则侯戟之“侯”可能就是“康侯封”的省称,而不能是“卫侯”的省称。

  沬司徒疑簋中“令康侯啚于卫”的“卫”,就是辛村墓地M68所出“卫师”,也即“邶鄘卫”之“卫”,这里的“卫”都应指地名“卫”。“卫师”铜泡证明了该墓地在西周早期只是康侯所迁之卫地,“卫”只是地名,没有上升为邦国之名,邦国之名到周夷王时才出现。

  根据金文与考古材料可知,当三监之乱被平定后,康叔把都城由康地迁到卫地,辛村墓地开始成为康国国君家族墓地,康叔去世后葬于此地,其中辛村M2很可能是康叔之墓。至周夷王时,“命卫为侯”,康叔的子孙成为卫侯,此后的辛村墓地便成为卫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截至目前除了卫康叔、卫康伯、康季之外,恐怕再也找不到名讳中有“康字”之人了。既然找不到康氏的世系传承,康叔裔康氏的存在遭受质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2019年07月27日《中华康氏网》公布康悦谱先生的《康氏文化研究会收集的六部康氏通谱所反映的支系源流及迁徙情况简析》(简称“六部通谱”)一文,竟然把卫武公的长子卫庄公卫扬,也说成是“康扬”;又把有清楚记载的《梁书·康绚传》是康居国的“康绚”列在康叔的位下,难怪有部分网友在微信中“热议”了一阵。

  我一直坚持说康姓源自《汉书·西域传》的康居国王子康乘,尽管同样没有康乘的世系传承,但是从《汉书·西域传》到《梁书·康绚传》关于康姓的记载是连贯的;从《康希铣神道碑铭》到《徽州祁门康氏族谱》中的“家学”、“家风”记载也是一脉相承的。姓氏研究以史为据以诚取信方能立足于天下这是我的信条,这也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不过我相信这个信条不会人人都能恪守的,因为它的前提要求你要做到敬畏历史;尊重学术界的共识;崇尚科学。所以,我也不强求人人都能做到。譬如康镇明、康辑谱、康悦谱几位康叔裔康氏研究的族贤,以及化名admin的康叔裔康氏研究“大家”若是能做到这一点,可能就不会有《周宗卫世家康氏志谱》(北谱);《江西吉安府京兆堂康氏谱系》(南谱)流传几年后,还会有康悦谱“六部通谱”中的几个同姓同名“康绚”的出自不同人了。如果你能认同“二十四史”中的《梁书·康绚传》的存在,用一个“康绚”纠正其它几部“谱”的记载不就一了百了吗?

  一《梁书·卷十八 列传第十二 康绚》 18/290,横排版简体字 P:196

  康绚,字长明,华山蓝田人也。其先出自康居。初,汉置都护,尽臣西域。康居亦遣侍子待诏于河西,因留为黔首,其后即以康为姓。晋时陇右乱,康氏迁于蓝田。绚曾祖因为苻坚太子詹事,生穆,穆为姚苌河南尹。宋永初中,穆举乡族三千余家,入襄阳之岘南。宋为置华山郡蓝田县,寄居于襄阳,以穆为秦、梁二州刺史。未拜,卒。绚世父元隆,父元抚,并为流人所推,相继为华山太守。

  绚少俶傥有志气,齐文帝为雍州刺史,所辟皆取名家,绚特以才力召为西曹书佐。永明三年,除奉朝请。文帝在东宫,以旧恩引为直后,以母忧去职。服阕,除振威将军、华山太守。推诚抚循,荒余悦服。迁前军将军,复为华山太守。

  永元元年,义兵起,绚举郡以应高祖,身率敢勇三千人,私马二百五十匹以从。除西中郎南康王中兵参军,加辅国将军。义师方围张冲于郢城,旷日持久,东昏将吴子阳壁于加湖,军锋甚盛,绚随王茂力攻屠之。自是常领游兵,有急应赴,斩获居多。天监元年,封南安县男,邑三百户。除辅国将军、竟陵太守。魏围梁州,刺史王珍国使请救,绚以郡兵赴之,魏军退。七年,司州三关为魏所逼,诏假绚节、武旅将军,率众赴援。九年,迁假节、督北兗州缘淮诸军事、振远将军、北兗州刺史。及朐山亡徒以城降魏,绚驰遣司马霍奉伯分军据嶮。魏军至,不得越朐城。明年,青州刺史张稷为土人徐道角所杀,绚又遣司马茅荣伯讨平之。征骠骑临川王司马,加左骁骑将军,寻转朱衣直閤。十三年,迁太子右卫率,甲仗百人,与领军萧景直殿内。

  绚身长八尺,容貌绝伦,虽居显官,犹习武艺。高祖幸德阳殿戏马,敕绚马射,抚弦贯的,观者悦之。其日,上使画工图绚形,遣中使持以问绚曰:“卿识此图不?”其见亲如此。

  时魏降人王足陈计,求堰淮水以灌寿阳。足引北方童谣曰:“荆山为上格,浮山为下格,潼沱为激沟,并灌钜野泽。”高祖以为然,使水工陈承伯、材官将军祖芃视地形,咸谓淮内沙土漂轻,不坚实,其功不可就。高祖弗纳,发徐、扬人,率二十户取五丁以筑之。假绚节、都督淮上诸军事,并护堰作,役人及战士,有众二十万。于钟离南起浮山,北抵巉石,依岸以筑土,合脊于中流。十四年,堰将合,淮水漂疾,辄复决溃,众患之。或谓江、淮多有蛟,能乘风雨决坏崖岸,其性恶铁,因是引东西二冶铁器,大则釜鬵,小则鋘锄,数千万斤,沉于堰所。犹不能合,乃伐树为井干,填以巨石,加土其上。缘淮百里内,冈陵木石,无巨细必尽,负担者肩上皆穿。夏日疾疫,死者相枕,蝇虫昼夜声相合。高祖愍役人淹久,遣尚书右仆射袁昂、侍中谢举假节慰劳之,并加蠲复。是冬又寒甚,淮、泗尽冻,士卒死者十七八,高祖复遣赐以衣袴。十一月,魏遣将杨大眼扬声决堰,绚命诸军撤营露次以待之。遣其子悦挑战,斩魏咸阳王府司马徐方兴,魏军小却。十二月,魏遣其尚书仆射李昙定督众军来战,绚与徐州刺史刘思祖等距之。高祖又遣右卫将军昌义之、太仆卿鱼弘文、直阁曹世宗、徐元和相次距守。十五年四月,堰乃成。其长九里,下阔一百四十丈,上广四十五丈,高二十丈,深十九丈五尺。夹之以堤,并树杞柳,军人安堵,列居其上。其水清洁,俯视居人坟墓,了然皆在其下。或人谓绚曰:“四渎,天所以节宣其气,不可久塞。若凿湫东注,则游波宽缓,堰得不坏。”绚然之,开湫东注。又纵反间于魏曰:“梁人所惧开湫,不畏野战。”魏人信之,果凿山深五丈,开湫北注,水日夜分流,湫犹不减。其月,魏军竟溃而归。水之所及,夹淮方数百里地。魏寿阳城戍稍徙顿于八公山,此南居人散就冈垄。

  初,堰起于徐州界,刺史张豹子宣言于境,谓己必尸其事。既而绚以他官来监作,豹子甚惭。俄而敕豹子受绚节度,每事辄先谘焉,由是遂谮绚与魏交通,高祖虽不纳,犹以事毕征绚。寻以绚为持节、都督司州诸军事、信武将军、司州刺史,领安陆太守,增封二百户。绚还后,豹子不修堰,至其秋八月,淮水暴长,堰悉坏决,奔流于海,祖芃坐下狱。绚在州三年,大修城隍,号为严政。

  十八年,征为员外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与护军韦睿、太子右卫率周舍直殿省。普通元年,除卫尉卿,未拜,卒,时年五十七。舆驾即日临哭。赠右卫将军,给鼓吹一部。赙钱十万,布百匹。谥曰壮。

  绚宽和少喜惧,在朝廷,见人如不能言,号为长厚。在省,每寒月见省官繿缕,辄遗以襦衣,其好施如此。子悦嗣。

  康绚的家族成员:

  康因 曾祖,苻坚太子詹事

  康穆 祖父,穆为姚苌河南尹。宋永初中,穆举乡族三千余家,入襄阳之岘南。宋为置华山郡蓝田县,寄居于襄阳,以穆为秦、梁二州刺史。未拜,卒。

  康元隆 伯父,华山太守

  康元抚 父亲,华山太守

  康绚 本人,(天监)十八年,征为员外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与护军韦睿、太子右卫率周舍直殿省。普通元年,除卫尉卿,未拜,卒。

  康悦 子

  康绚家族为何南迁?鲜卑人拓跋氏建立的北魏,西过黄河,“关中”不守,只有退至蓝田、襄阳之岘南。

  我认同李学勤先生《清华简《系年》及有关古史问题》的说法,即卫康叔的封国在“邶鄘卫”的“卫”地康(庚)丘,今日对应的地望不详。“徙封”于“淇卫(朝歌)”的时间,我原来说不足十年;今根据王祁博士后的《濬县辛村墓地性质新论》一文,增至约160年,至:

  顷侯厚赂周夷王,夷王命卫为侯。

  【索隐】按:康诰称命尔侯于东土,又云“孟侯,朕其弟,小子封”,则康叔初封已为侯也。比子康伯即称伯者,谓方伯之伯耳,非至子即降爵为伯也。故孔安国曰“孟,长也。五侯之长,谓方伯”。方伯,州牧也,故五代孙祖恆为方伯耳。至顷侯德衰,不监诸侯,乃从本爵而称侯,非是至子即削爵,及顷侯赂夷王而称侯也。

  “康叔者,卫祖也。”是明确的;是不是康姓之祖,因为卫康叔、卫康伯之后,何人与“康”字相关,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龙成松先生在《唐代粟特族裔会稽康氏家族考论》一文,有:

  康姓为汉人古姓,辑本《元和姓纂》康姓条云:“卫康叔之孙,以谥为姓也。”但汉人康氏并不显著。汉代以来内迁康居国族裔,以国为氏;其后粟特康国族裔,自称康居之后,史称“昭武九姓”之一,中古时期传世文献及出土文献所见康氏人物,多数出于此族。

  “康叔者,卫祖也”是《史记》有明确记载的;“康叔者,康祖也”则不见记载。很多事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楚地,恕我暂不赘述,容我后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