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续等人墓志表达的是根在华夏还是对中华文明的认同?

 二维码 436
作者:辽宁抚顺康庆山来源:康氏脉系研究网网址:http://www.kangsw.com/

康续等人墓志表达的是根在华夏还是对中华文明的认同?

辽宁抚顺康庆山

2019.10.05

  康镇明先生认为康续、康智、康晖等人墓志表达的是根在华夏,立论观点独特,此说与学术界的主流观点截然不同,感到困惑与诧异。我说是康续、康智、康晖等人墓志表达的是对中华文明的认同,依据的是荣新江、张志清主编的《从撒马尔干到长安》专著三、石刻碑志上的粟特人。荣新江还特意加了“批语”;除荣新江先生外,毛阳光先生的《洛阳新出土唐代粟特人墓志考释》中的康远墓志;莘莘学子郑友甫女士的《洛阳新出土唐代粟特人康昭墓志考释》中的康昭墓志同样都认卫康叔为始祖是“伪托”。龙成松先生的《唐代粟特族裔会稽康氏家族考论》是我收集到的距离现在最近的一篇文章,写于2017年,他把“康姓”解释为:

  康姓为汉人古姓,辑本《元和姓纂》康姓条云:“卫康叔之孙,以谥为姓也。”但汉人康氏并不显著。汉代以来内迁康居国族裔,以国为氏;其后粟特康国族裔,自称康居之后,史称“昭武九姓”之一,中古时期传世文献及出土文献所见康氏人物,多数出于此族。

  此说,与荣新江、毛阳光先生的说法类同。唐代粟特裔康氏在墓志中表达的是对中华文明的认同,而不能理解为康姓粟特人及其后裔是根在华夏。

  我之所以对荣新江、张志清等先生《从撒马尔干到长安》所说深信不疑,其原因:

  其一:《从撒马尔干到长安》专著是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专著”;

  其二:荣新江先生供职的单位是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张志清先生供职的单位是中国图书馆善本特藏部;

  其三:荣新江先生的头衔:现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唐史研究会理事、副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常务理事。《唐研究》主编、《敦煌吐鲁番研究》编委、《中国学术》学术委员会委员。2013年受聘新疆师范大学“天山学者”计划。张志清先生的头衔是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现任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

  康镇明先生在《应加强对来自西域的康氏的研究》一文中,有:

  先看康居国康氏中一些名人根在中原的记载:

  《唐代墓志汇编·康智墓志》:“本黄帝之苗裔,后有康叔,即其先也。自后枝叶分散,以字因生,厥有斯宗,即公之谓也。”此君携家带口入长安后,居住在康居国人聚居的思顺里。这是一条明言自己为康叔后代的信息。这一条信息也见于《全唐文补遗》第431页。

  《唐代墓志汇编·康续墓志》:“河南人也。昔西周君祚,康王承累圣之基;东晋失图,康国跨全凉之地。控弦飞镝,屯万骑于金城;月满尘惊,辟千营于沙塞。举葱岩而入款,宠驾侯王;受茅土而开封,叶传支胤。”这段墓志中,首先说明康续是西周文王的后代,康叔封的嫡传子孙;接下来用“金城”、“葱岩”这些有鲜明标志性的词语,说明康续是康居国人;最后四句说明康续在归附中原王朝后受到的超常待遇和带给子孙后代的福荫。

  《唐代墓志汇编·康晖墓志》:“其先颍川人也。昔成王封康叔于卫,其后支派因为氏焉。故前燕有归义侯康遷,从此因官卜居,今为长安人也。”这条信息也见于《全唐文补遗》第五辑408页。康叔的封地康城就在颍川(今河南禹州),这一家族中的康遷在前燕时(五胡十六国时)因做官从西部东迁,最后落籍长安。

  《唐代墓志汇编·康坎墓志》:“河南巩县人也。原夫吹律命氏,肇迹东周;因土分支,建旟西魏。”“吹律命氏”的典故,于古代典籍中常见,如《吕氏春秋·古乐篇》、《白虎通·姓名》、《潜夫论·志氏姓》等。《潜夫论·志氏姓曰》:“吹律定姓,肇自轩辕。胙土命氏,传之唐世,由来尚矣。”“吹律命氏”源于轩辕黄帝在位时,是中原华夏地区才有的习俗,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产生于东周时代的康姓,应是康叔封的后代。这说明康坎家族亦不是土著的康居人。

  (笔者注:康镇明先生的“康坎墓志”,应为“康杴墓志”。)

  《康淑卿妻傅氏墓志》:“公讳淑卿,其先卫人也。”康淑卿祖先是卫国的,当然应该是康叔封的后代。

  康镇明先生在文后有:

  现存史料已经证明,康居国康姓中有康叔后代存在,这是无法否认的。而且,他们本来姓康,到了康居国之后,不忘祖上,姓康;回到中原之后,更不会再改变自己的姓氏了,这就是我们得到的结论。

  我们怀疑“康居”不是音译而是两个字的组合,是一个合成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有必要对其中“康”字的来源穷追不舍,弄清楚它是如何出现在“康居”这个词中的。在目前,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康居国康氏的来源是复杂的,中间不能排除来自中原的康姓的存在,特别是康叔后代的存在。总之,在对海内康氏的研究中,康居国和康居国康氏的研究应该成为我们今后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只要我们今后多关注西域史研究、吐鲁番敦煌研究,关注中国移民史的研究,一点点积累资料,我们总有一天会把以上问题弄清楚的。

  荣新江、张志清先生主编的《从撒马尔干到长安》的专著,三、石刻碑志上的粟特人,介绍了康氏墓志13方。他们是:

  1.康达墓志(669,洛阳)、2.康元敬墓志(673,洛阳)、3.康君妻曹氏墓志(677,洛阳)、4.康续墓志(679,洛阳)、5.康杴及妻曹氏合葬志(681,洛阳)、6.康留买墓志(682,洛阳)、7.康磨伽墓志(682,洛阳)、8.康智及妻支氏合葬志(694,洛阳)、9.康悊墓志(705,安阳)、10.康固墓志(721,洛阳)、11.康庭兰墓志(740,洛阳)、12.康君妻翟氏墓志(749,洛阳)、13.康贊羑墓志(926,洛阳)。

  其中《康续墓志》、《康杴及其曹氏合葬志》、《康智及妻支氏合葬墓志》荣新江先生的批语为文中的“红字”:

  1.《康续墓志》(679年,洛阳): 河南洛阳出土,此拓片藏国家图书馆。

  康续,字善,河南人。志文称:“昔西周启祚,康王承累圣之基;东晋失图,康国跨全凉之地。控弦飞镝,屯万骑于金城;月满尘惊,辟千营于沙塞。举葱岩而入款,宠驾侯王;受茅土而开封,业传枝胤。”这其中有不少后人叠加上去的内容,如粟特康姓来源于西周的康王,这完全是粟特人的附会。但这里也有真实的一面,即康续祖上是康国之大族,在西晋灭亡、北方时局动荡不安时入华,势力颇大,号称“跨全凉之地”,虽然有夸大之嫌,但十六国时期确实是粟特人在凉州、金城一带比较活跃的时期,粟特文古信札即写于此时(312—313年左右)。而河西走廊最东头的凉州武威,是汉唐见河西地区最大的军政机构所在地,十六国时期还曾作过前凉、后凉、北凉的首都,唐朝则把统辖整个河西地区的河西节度使驻地设在凉州。唐初经行此地的玄奘,有“凉州为河西都会,襟带西蕃,葱右诸国,商侣往来,无有停绝”的恰当描述(慧立、彦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华书局,1983年,11页)。这里或许是东来西往的粟特人最为集中的地方。

  康续曾祖德,北齐时任凉州都督。祖暹,齐任京畿府大都督。父老,即唐朝左右屯卫中的翊卫,主要承担长安太极宫的北门宿卫和宫廷仪仗工作,志文所谓“披缇执棘,奉紫掖而星轘”,说的应当就是宿卫之事。康续本人事迹平平,任平州(河北卢龙)平夷戍主,并非所愿,最后在凤仪二年(677年)十二月十二日,因疾终于平州平夷戍的官第,时年五十五岁,到调露元年(679年)十月八日,归葬到洛阳城北七里宴村西平乐乡界。其子忠素等主持其事。

  图版、录文:《北图》16册,108页;《洛阳》6册,43页;《汇编附考》9册,No.885页,《补遗》3辑,448-449页。(荣新江);

  2.《康杴及其曹氏合葬志》(681,洛阳)

  河南洛阳出土,此拓片藏国家图书馆。

  康杴,字仁德,河南巩县人。《墓志》称:“原夫吹律命系,肇迹东周,因土分枝,建旟西魏”这段文字几乎与《安神俨墓志》全同(《补遗》3,449页),可见有关粟特胡人祖先的附会之词,已经成为程式化的语言。丛志文所说“曜灵西谢,湍逝东奔,乃翔集三川,卜居东土”,可知康杴祖上因为西方不盛而东奔中国的。三川当指河、洛、伊,与志文所言“河南巩县人”相符。

  康杴祖安,仕于北周;父陀,隋时任职,但是没有说具体的官职。康杴在有隋失驭之际,销声危行,后委名秦王府,跟随李世民征战,被授予陪戎副尉,与罗甑生的经历完全相同。显庆元年(656)二月十八日康杴去世,年六十五。夫人曹氏则以永隆二年(681)六月一日终,年七十五岁。同年八月六日,嗣子善义、善恭、善行等,将两人合葬在邙山。从康杴三子的名字看,已经非常汉化了,在中原核心地带的粟特人,汉化的速度要较边疆地区快得多。

  图版、录文:《北图》16册,157页;《汇编》680页;《洛阳》第6册,64页,《补遗》3辑,452-453页。(荣新江);

  3.《康智及妻支氏合葬墓志》(694洛阳)

  河南洛阳出土,此拓片藏国家图书馆。

  康智,字感。《墓志》称其为:炎帝之苗裔”,康叔之后恐怕是后人的附会但其五代祖风,任颍川郡侯,青州刺史。祖仁基,陈宁远将军;父玉,隋朝散大夫。由此姓名和曾任南朝陈的官员来看,这一家族早已汉化,因此从其来源的记录上来看不出粟特人的痕迹。但康智夫人姓支,应是小月氏的后裔。按照胡人较多内部通婚的惯例,仍应当把康智看作康国的后裔。

  康智初为唐朝游击将军。是从五品下的武散官。墓志说他精通兵法,遂得雄才远振,但却没有什么实际内容。长寿二年(693年)二月二十三日,卒于东都洛阳日用里思顺坊私第,年七十一。夫人支氏,咸亨年间去世,长寿三年(694年)四月七日,嗣子元暕将其合葬于洛州城北三十里平乐乡北邙山原。志文说是支氏“三从允穆,四德幽闲,行合女仪,礼该缤则”,完全是程式化的表扬女性的文辞。

  图版、录文:《北图》18册,33页;《汇编》855-856页;《补遗》2辑,330页。(荣新江);

  4.《康晖墓志》(765年,西安):“其先颖川人也。昔成王封康叔于卫,其后枝派因为氏焉。故前燕有归义侯康迁,从此因官卜居,今为长安人也。”[94]

  (荣新江:安史之乱后粟特胡人的动向)。

  在我收集的墓志中,除此上述4方墓志外,还有康远墓志、康昭墓志。

  1.康远墓志铭(721年,洛阳)

  大唐故左监门校尉上柱国康君墓志铭并序

  君讳远,字迁迪,其先卫康叔之门华。风俗通之叙述,祖宗累美,子胄光扬。君稽古文儒,英威武略。有去病漂姚之号,超伯宗戊巳之名。直以祏静三边,东西百战。簉迹式遁于严卫,宏功载锡于元勋。寔典兵戈,几防阶闼。春秋六十有二,忽以长寿元年(692年)十二月八日,归殁于云阳县界之私第。呜呼,其生也命,其死也哀。空里载睹于飞鵀,床下旋闻于蚁斗。夫人陇西县太君曹氏,春秋七十有九。岂期缠疴不愈,救疗无征。几劳岐扁之功,匪免沉冥之酷。以神龙三年(707年)四月二十五日,卒于洛阳县毓财里之私第。则知魂销魄去,恨夜月之全空,泪竭珠亡,觉天星之半落。嗣子贞固,正议大夫、上柱国、行易州遂城县令。擗地号天,陟屺陟岵。毁瘠过礼,荼酷于人。扶杖孝毕于三年,贬药祸延于七尺。靡及安措,旋已沦亡。今此厥孙,葬于厥祖,即以开元九年(721年)岁次辛酉十月乙亥朔十一日乙酉,开鑿茔域,迁召魂骸。西三秦,东还九洛。夜台悬镜,配鸾雀而同栖,宝匣埋镡,喜蛟龙而共穴。白楸一閟,留盛德于千年,青松数行,记荒坟于万古。刻石不朽,乃作词云: 秋忽败于芝兰,两宗并掩乎棺椁。魂柩西别于泾渭,卜兆东届于河洛。其一,高原接其熊耳,极野凿其龙盘。灵轜送往而移易,薤挽悲咽兮辛酸,其二。唯地久兮天长,恐陵平兮谷徙。古之贤圣兮犹化,今日沉埋兮到此。泉下独守于冥冥,山上空存于垒垒。

  (毛阳光:洛阳新出土唐代粟特人墓志考释)

  毛阳光教授简介:

  毛阳光,1973年生,河南郑州人,史学博士,2012年11月-2016年11月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古代史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博士后研究。现为河南省教育厅普通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洛阳师范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2.《康昭墓志》(816, 洛阳)

  大唐康府君墓志铭并序

  丹阳蔺叔良撰

  公讳昭,字德明。自卫康叔初封于康,其后氏焉。曾祖讳裔,祖(王)父讳庶,并素有才行,高道不仕。烈考讳晋,信行修身,志性廉直,贞洁清慎,道业尤高。隐迹闲居,不求名位。结托朝要,往还英旄。中外尊崇,悉皆顾遇。有子三,长曰昕,次曰皓,亦荣并前亡矣。至于德业才艺,各载其本志,此不录也。季子昭,即公也。聿行孝道,恒守父规。气度恢弘,性宽志直。言之与行,不妄不邪。忠信内修,仁义外著。智谋深远,礼乐周身。交结往还,有始有终。至于父母未餐之物辄不先尝,珍异之衣辄不先服。孝敬和顺,内外钦风。屏迹遁居,不乐荣贵。加以静心三业,躬勤释门。持戒修斋,广为胜福,自曾后四代,兄弟同居。衣服共椸,馔非两味,卑幼一等。痴骇无遗,亲族孤贫,亦皆分惠。诃图天不祐善,而肺疾萦身。名药遍服,尚未瘳愈。从尊贤旧舍徙嘉善新居。因餐庆宅之斋,疾遂甚矣。从此伏枕,患转痼沉。公虽形体衰羸,心神不倦,视事不废。故德辅于内,神卫于外。公之处疾,逮于临终。家务要理之徒,衷里处谋之事。更不遗嘱,知后有人。唯常谓家眷曰:“人之修短,会一有也。吾平生执奉,唯城南正悟师兄,兄之院西,既亡二兄之莹。身殁之后,安此城内。一切尽善知识,二乃恒闻真经。余之神魂早已生化矣。”于戏,贤德天与,不永其寿。孰谓积善之家,构此祸钟也。享年七十有一,以元和十年岁次乙未四月十一日终于嘉善里之私第,即以来年十一月壬戌十一日壬申葬于都城南龙门乡孙村。嗣子等敬依遗言,安第二兄莹内伏坟之东,礼也。夫人杨氏,克行妻道,恸哭过哀。公有四子,长曰叔证,次曰叔源,先亡。次曰叔诣、叔谅,女曰卅,四子敬奉窀穸,饰礼仪。徽烈永怀,思勒铭记。叔良久沐厚眷,哀托情深。俾为文词,用安坟垄。短言莫逮,高迹难名。衔酸属词,何足表德。铭曰:

  伟哉府君,德行资深。艺业高逸,不乐官勋。上天匪祐,歼我良人。嗣子号裂,敬奉遗文。旧莹增创,次兄之坟。幽明永隔,松槚长存。

  引自郑友甫的《洛阳新出土唐代粟特人康昭墓志考释》文。

  郑友甫(1989--),女,河南洛阳人,硕士生,主要从事中国史研究。

  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唐代有粟特裔康氏在墓志中有始祖是卫康叔的记载,在于如何理解粟特裔康氏在墓志中表达的述求,可以理解为入住中原历经年深日久的“汉化”,“模仿”汉人到上古的商周时期找一位姓氏始祖,表达对中华文明的认同,这是学术界的“普遍共识”;当然也可以像康镇明先生那样认为粟特人的“根”在华夏。不过,孰是孰非无需赘言!


文章分类: 康居康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