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从研究会现存地方族谱看康氏南八公源流及分布》一文, 看南八系祖源拨乱反正之路

 二维码 438
作者:湖南新化康纪文来源:康氏脉系研究网网址:http://www.kangsw.com/

从《从研究会现存地方族谱看康氏南八公源流及分布》一文,

看南八系祖源乱反正之路

撰稿:梅山康纪文

摘要:南八系因京兆堂和旧序而分康叔派与匡改康派,至六修即光绪30年(1904)时仍有辩疑。现在康氏文化研究兴起以来,南八系祖源问题包括“前伪遗诮”又得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仍旧没有结果。为了廓清祖源,需“兼听则明”,不应“偏听则暗”,寻求一条合理的道路,是族人的心愿。

关键词:南八系,源流,兼听则明,乱反正。

2020年的正月,在封城、封村,封路,院落小区相隔的情景下,我除了提前返岗值班外,便宅居在家。闲暇时整理一些故纸堆,仅校点摘抄民国前的通用祭文就过400百余篇。同时在网络上也海搜南八公信息,发现南阳康氏文化研究会网站上有康悦普先生2019年11月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从研究会现存地方族谱看康氏南八公源流及分布》,看了这3408字的文章,觉得信息量很大,也觉得很乱。其中有新乱,旧乱,乱中之乱。做为南八系老家裔孙,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后来闲得无聊,试按该文顺序说几句闲话。

一.新乱——无中生有?

该文开篇的104字,不知采自何处?但新化可见族谱四修至八修是肯定没有此说的,故列为新说。南宋绍兴年间是公元1131年至1162年,北宋已灭,北方大片疆土已被金,西夏,蒙古占领。1127年南宋偏安江南,1131年宋高宗赵构把当时的越州作为临时首都,改年号为绍兴,寄托“绍祚中兴”之意,并把越州改名绍兴,绍兴由此得名。绍兴即是临时首都,可能来不及设京兆府。那么“原由京兆逃亡,只能是北宋的京兆府。而北宋的首都在河南的汴京即现在开卦市,其北宋的京兆尹也应在开封府。开封府历史悠久,名扬中外,为北宋时期天下首府,规模庞大,气势宏伟。府尹一职相当重要,均为皇嗣,重臣担任,如寇准,范仲淹,包拯,欧阳修等都曾任开封府尹。可见历史记载,康氏人没有担任过京兆尹一职。假设康人任过低一点的官职或居住在京兆府,也可以说是“由京兆逃亡”,事实不知出于何典?连同“湖北麻城”,南八系旧谱中也未曾提过。“为免受异族欺凌,再次南逃西奔,西奔者多进入陕西蓝田山区……”,查《中国历史地图集》八卷本,第六册有北宋,金国,南宋地图。南宋与金国的分界线明显表示,陕西蓝田山区已是金国领土。请问:难道这些康氏族人不怕异族欺凌吗?(附金国,南宋地图二页如下)图片1.jpg图片2.jpg

另外就是迁徙地点淆乱。京兆?湖北麻城?陕西蓝田山区?渐江临安?这些都是旧谱上未出现过的地名。从这些离谱的地名上应证了“再次南逃西奔”一词,给了一些未看族谱或看不懂族谱的人以口实。一是此“京兆”是“北宋京兆”,不是“汉初之京兆”,也未见得是康叔之京兆?二是匡改康已有171年的历史。

我记得南八系裔孙有一文中说南八裔迁徙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避难逃命,不连累老家亲人,另立字辈。”2010年的春节期间,辗转联系上了四川安岳同宗康厚勋老师,经请求他,给我邮来安岳,乐至合修谱两本,拜读中首次读到《康氏邵阳初修谱序》主序,署洪武三年?后来在本地又看到一木刻本《初修谱序》,上有“将祖宗攅聚系武汉之朝”,便在谈论中说,我族先祖有财,不光是捐赠上交,还在湖南梅山买下了一大片土地以安置族众。可马上得到知情族老的讥笑:你没看过谱吧,我们到这边来是“立草为标,跑马圈地的。”当时很尴尬,但而是虚心接受了。后来在族叔伦儒,族兄纪载,炳梁的帮助下,惠赐旧谱,嘱我细看,果然在旧谱上看到了“立草为标”的记载。而能“立草为标,跑马圈地”的先祖是“避难逃命”“再次东奔西逃”过来的吗?显然不是!现代人有许多不知“立草为标”的含义,只知道我族很强大。实际上是“江西填湖广”时,湖广行省在荆南道这边设立了“客都”,专门安排江西先祖们移居这些客都,以保障客户的生存安稳。并按当时朝廷规定的每个人应分的土地,在这边“跑马圈地”以草标为记。这些都是按朝廷诏令来实施的,并不是私事,更不是“避难逃命”,也不是“再次南逃西奔”。而三仲祖有“顶天立地之谋,传今鉴古之识。”到一些人手里就变成了“再次南逃西奔”的诬诳之语,岂不又添新乱。

二,旧乱——年代之讹

该文摘录中有年代:1.开元丁卯年间有祖南八。2.发诏有三子,和仲,政仲,明仲于唐庄宗二年由江右徙湖南湘乡三十二都万家园,居三载后迁安化县黄沙龙坳,立业三十有八年……始迁新化。这些年代时间,的确出自新化康氏旧谱,但细究起来却有端阋。一是“开元丁卯年间”为公元727年。二是“唐庄宗二年”为公元924年,加三年为公元927年,再加三十八年为公元965年,那么从727年到965年间有238年。我们暂且以开元丁卯年为南八公生年,以965年为三发公生年,那么四代生三代,每代平均79.3岁?这可能吗?而新化七修谱将季一公生年定为1269年,距三发公生年304年?此时距公元727年已有542年,五代人平均有108年一代,按四代计则有135年一代。这就是年代之讹。

另外请注意一事件: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才开梅山,才有新化县,安化县之名。何来927年徙安化?何来965年徙新化?1072年前梅山版图还在梅山王苏汉阳手中,龙坳,田坪,温塘全是梅山腹地,谁有胆子来“立草为标,跑马圈地”?这迁徙年代的正误,有拙文《从湖南梅山地域考析读梅山康氏族谱中误区》推理,全文只标题有误区二字,罗列陈述事实后,最后点题“南八系属宝庆瑶”,意思是错的。可有些人看不懂此文,不看前因,只看到结果,说这是我个人狭隘的观点,断章取义。有此因,必有此果。无此因,未必有此果。

.新乱加旧乱——历史纪年创新

该文的第二节网络版第十行称“于皇元大兴三十八年……”,按我的理解又说到了元朝,并且这写序的人是元朝人才称皇元。如不是则称呼为错。比如生在清朝说皇清,要说明朝必称前明,生在民国说清朝为前清。想必此人不懂而附庸风雅,套用皇元,以示有才而已。(其次“仁里”是泛称,不是实指。仁里的解义是贤者居住的地方,也可称好地方。)在这里的“皇元大兴三十八年”显然是作年号对待了,查中国历史纪年表,元朝并无“大兴”年号,元朝每代帝王也无执政超过38年的记载。元朝立国共89年。此人在这里脑洞大开,连中国历史纪年都敢创新,那离谱之言哪有不敢说的呢?脑洞大开之人不止一位,还有一位说寻祖时“那些小地名可以忽略不计”,试问你到哪里去寻根?如果得到研究会认可,岂不旧乱加新乱。过不了多久,后裔又得辩“大兴”年号之误。不能以后面之误来辨前面之疑。

.叙述所收藏族谱之地有强拆之嫌

该文的第三节,叙述收藏七地族谱:一是《湖南新化八修琳甫支谱复修》;二是《湖南新化田坪康氏八修族谱》;三是《湖南温塘康氏八修族谱》;四是《湖南省涟源福五房康氏八修族谱》;五是《湖南省邵南八油洞双溪木铎仲璋公七修族谱》;六是《湖南南八裔通谱》;七是《湖南新化康氏八修族谱》;初看起来的确“逐渐四散各地”。然熟悉的人却不这样认为,南八后裔徙居新化后,集中居住的吉庆,坐石,温塘,田坪,涟源。从吉庆到坐石,温塘至田坪,到涟源的漆树乡桐板坑里,有40余公里,从温塘到新民村有6公里,从田坪到涟源古塘有8公里。以公路为线串起来,这50余公里长,横幅3公里以上的地方,整片均为南八裔居住地,现有人口数万(约5.6万)。除福五房三千余人居涟源六庙塘镇坪上村,新康村。福一祖下仲璋公徙邵南八油洞双溪木铎铺,福十六祖二千余人居新化游家龙潭,乌石,团结山村石乌溪,其余约5万人连绵居住在一起,史称河东望族。

那么这七地族谱,除《湖南南八裔通谱》《湖南省邵南八油洞双溪木铎仲璋公七修族谱》外,便可统称《新化康氏八修族谱》。因为这五地的族谱都是1993年至1994年间在新化修的,当时谱局的地点设在温塘镇的香山酒厂,就连仲璋公徙邵南八油洞双溪木铎铺后裔也参与了这次修谱。只是福五公的《康氏八修族谱》六字印模另雕,故字体稍有不同。这五地的康氏族谱谱序,均产自新化康氏八修谱局。八修时并未联族,既没有上联老家江西,也未研究祖源,也没有往下联合四川,陕西,湖北,广西等地支系,甚至湖南境内的常德,益阳部分支系也未入谱,仅以新化周围康氏纂修。而其谱序只不过是复述旧序之说,不忘所自也。而把本来集中居住的族谱分述为五地,似有强拆之嫌,不知者以为四散各地。

.引文不全,稽疑跑题

该文称“七是《湖南省新化康氏八修族谱》,从这个谱中,我们可对历次谱序加以比对,发现诸多谱序对个别人否定南八祖系康叔后裔的斥疑和驳质,并加以厘清。这里仅举《五修谱序》的一段话,其五修主持云‘余因承父老命而强为之辩曰:旧序云,避宋太祖讳易氏为康者,是未稽古之误也。考通鉴纲目,大宋并无庄宗帝号,又无开光,同光年号。惟后唐有庄宗年号,则是我祖南八公迁徙之年,正唐康延孝请击取大梁之明年,甲申岁是也。我祖南八自唐以来已为孟候康叔天潢之胄,彰彰矣。而又何云宋始有避讳之举,是可知旧序之讹,并可知开光为同光之误无疑矣。”

第一.此序作者并非五修主持(修),是湖北恩施世刘公支系的房

修或清书。此序原称是《康氏族谱五修辩序》,时为咸丰六年丙辰(1856)季夏月所作,作者是康龄公。原因是其父“嘱余作序”,通读旧谱后,“犹不能悉采南来诸祖并江右系派源委,生庚,葬迹,一一登于庆图。又自一二三四修依然如故,迄今五修,欲校雠焉,而实无可稽,欲遢焉,而前伪遗诮。是五修互考之难而不可或已于修者。”因此为之强辨。这“前伪遗诮“是什么?其中就有本文之二的“旧乱”,也就是南、诏、仲、发、季五代跨542年,即从开元丁卯年(727)至宋咸淳五年(1269)年,在这中间也包括了后唐庄宗同光二年,他的可信度有何?只不过是“以疑传疑”而已。辩序又说“是我祖南八公迁徙之年”,明显与三仲祖迁徙不合。信谁的呢?

第二.康龄公辩的是年号,并没有提出新义。既没有更正“前伪”,

也没有列出康叔世系。而提到的康延孝,《旧唐书》《新唐书》载为康居国人,原本不姓康,到中原后才以国为姓,古代称之胡人,与质子康乘同系。并非康叔后裔,也未得到卫姓认可。难到南八系是康居国人?

第三.康龄公在此序中而有辩“据和仲等祖以为年代不敌而疑旧谱之荒略如斯也,至排行赘一贵字者,吾见旧录有冠贵于福,想贵与季同音,或是季字之伪。详以事理,自无疑者。”而如今依旧谱得出结论,福三福五两房是有贵字辈的,而福一福十六祖是没有贵字辈,这贵字辈也并非赘字。旧序疑乱如斯,看你如何取舍?我族族谱经过四修,一修为明代永乐四年(1406),续修为万历三十八年(1610),二修为康熙十年(1671),三修为雍正十三年(1735),四修为乾隆五十九年(1794),五修始于咸丰六年(1856)。从一修到四修已有388年,又加上四修至五修的62年,共450年,这几百年前没有弄清的事,到几百年后再“稽古”就弄清了吗?自信力是堪赞扬,但往往事与愿违。舍弃了真实的后,“欲校雠焉,而实无可稽。”只能在泥巴中寻泥巴,结果仍是“前伪遗诮”。康龄公在辩序的末尾仍表示没有弄清,而求之于祖灵“今值五修兴言及此,令余有恻然莫置者而五内迷然焉,得返吾祖之五气于泉壤而默然为余谕之。”可惜的是康悦普先生未能看到此序原版,而是看到七修纂修贡老爷修改后的此序

图片3.jpg

图片4.jpg(附图:五修原序后二页)

.从康悦普先生的文章标题“看”字,以及该文所引用的文字来看,似乎还未对南八系进行研究。但“发而中节”,该文已公开发表于康氏文化研究会网站,我个人看法是“视同研究”。包括历史纪年创新的“皇元大兴三十八年”也被引用,未作校对,也视为得到研究会的认可,故均以“视同研究”对待。

七.南八系祖源的乱反正之路

关于南八系祖源的争论,由来已久。关于南八系祖源的“前伪遗诮”亦由来已久。从康悦普先生该文中摘录的序文里可以看出,至现在仍未有解决,仍在“以疑传疑”。当康氏文化研究兴起以后,部分有兴趣的族人在仔细阅读旧谱后,又将祖源寻根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旅居海南省的军旅书法家协会顾问,海南省书协会员,中国扇子艺术学会会员,康氏名人康志成先生,艺名拙耘斋主。成都双流县政界名人康纪明先生,曾撰文探讨寻根的方法,二位名人的观点精华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语本《管子·君臣上》:“夫民别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此方法给南八系寻根带来莫大的益处。四川内江康忠清老人,十多年来孜孜不倦的探索祖源,成果迭出。四川泸州康博林先生在康氏文化研究会期间,专题负责研究南八系,在研究会族谱专家指导下,将南,诏,仲,发,季五代拆分开来,以三仲祖去泰和寻根,其结果虽不尽如人意。但研究会专家这种“君子授人以虚”的方法,却值得借鉴,因为他们都是探讨前五代之祖源。

那么我们从《康氏重修族谱》上的资料来看看“计开纂定排行,自江西发派,一代南八,二代发诏,三代发字行,四代仲字行。五代季字行。除五代以上不算排行,季字以下,将福字排行起:

福贵友华祥瑞甫,万廷显正世仁兴,

光明历代朝纲纪,忠厚钦承兆凤麟,

寿安锡庆敦洪绪,佐运和宣启俊英,

盛会荣昌襄上益,简修纯萃殿嘉基。

但稽查吾族班辈,多有同辈而不同排行。其中有叔祖辈而呼作子侄者,有子侄辈而呼作叔祖者,故无尊卑之辨,大小之分,人伦颠倒。除已往者不可细究,庶将来者依此纂定排行安名取字,免兹混乱焉。

图片5.jpg

从这节中可以清楚的看出“南八,发诏,发字行,仲字行,季字行”只算作五代,不算作排行。既然不算作排行,就不能按祖孙父子关系来认定。这与五代跨542年,又与研究会专家授人以虚的方法,单以三仲祖为由去泰和寻根的相合。既然旧谱上有一些真实的资料,我们就可从旧谱着手去寻觅族史。但我们还要注意“计开排行”引文中的另一点,从“但稽查吾族班辈,多有同辈而不同排行。其中有叔祖辈而呼作子侄者,有子侄辈而呼作叔祖者,故无尊卑之辨,大小之分,人伦颠倒。除已往者不可细究,庶将来者依此纂定排行安名取字,免兹混乱焉。”这一段可以看出,此节说的班辈,是指“福贵友华祥瑞甫……这个班辈,不是指前五代。这七言八句班辈从福字起至哪一字辈才产生“同辈而不同排行?”确实无史料可稽!但四修说出这些话来,肯定前面三修族谱上有这些史实,原先还是清楚辈份的。一、二、三修族谱或阙或藏,不得而知。那么这排行是何时纂定的呢?我们从六修族谱上得到了明文“预立排行,从范围疎远,盖始于明初,故从六世福祖起。第其时,虽同一祖,而谱未合修,各支不免歧出。今列现在通行者于首,其歧出者亦照旧谱胪列。使览者相比相推,而异同见焉。

福贵友华祥瑞(海)甫,万廷显正(国)世仁(天)兴,

光明(永)历(立、永)代朝纲纪,忠厚钦承兆凤(定)麟(平),

寿安锡庆敦洪绪,佐(泰)运和宣启俊英,

盛会荣昌襄(昭)上益,简(家)修纯(能)萃(继)殿(德)嘉(长)基(新)。

图片6.jpg

显然,从此节可以看出,“虽同一祖,而谱未合修。”凡看了第六修族谱录的57篇谱序后,哪时合修?哪时分修?就一目了然。四修时的排行七言八句均每辈一字,而六修时的排行有些字辈便有二个字或三个字了,这就是合族合谱的结果。只要细阅旧谱,其缘由还是清楚的。当然,前提是要有旧谱看,而且要看得懂。如看了六修谱中关于预立排行的时间是明初,又有移民诏令——立草为标的史实,那“避难逃命,为了不连累老家亲人,另立字辈”的揣测之言,不攻自破。而前五代不算排行也一目了然。

现在的泰和县有两支康氏,一支是爵誉村康氏,一支是匡改康康氏。从此上溯到明代初年,泰和县康氏历史也不外乎这两支康氏。而爵誉康氏从明朝到现在仍旧传承,而匡改康康氏大部分在明代中期至康熙,雍正,乾隆期间陸续复为匡姓,但仍有一部分支系仍为康姓,只不过复称晋阳郡。众所周知,南八系因京兆堂而分康叔派与匡改康派。而京兆堂号匡改康确实使用过并依旧存在,已有拙文《匡改康有京兆郡望,堂号》辨证,在此不再赘述。又从南八系族谱旧序中辨疑里可见,旧序中确有匡改康的观点,《清本论》是留存比较完整的版本文字。所以,我们不妨从爵誉康氏旧谱与匡改康康氏(包括复匡)旧谱中去寻找,挖掘,去确认身世。

首先说说爵誉村康氏,现存民国三十五年(1946)刊藏的大谱18册28卷全。说其大谱是其开本宏阔,长51.5厘米,宽35厘米,厚8—10厘米不等,实属罕见。更主要的是此谱以唐末康延孝公为一世祖立谱,一直不间断地延续到民国三十五年,谱称《泰和左右两派康氏族谱》可见修此谱时,原有旧谱还是大量存在的,不然世系不可能这样完整。此谱而有创新,就是第二十八卷补遗一目,依旧谱将衰败或外徙无法联系寻找的支系残谱,附于补遗一卷,这一卷的想法是(原文点校):[第二十八卷内谱世系补遗:   补遗一目,老谱无有也。今查各房各村老主内,有男未书某人者,女未书某人妻者,及子孙者,又有全村衰败,祠宇倾圯,主位仅存十之二三,上下脉络不相联贯者,均稽考未由,无从系属,不得不将其主中字迹悉照录存,以示后人不忍灭绝之意,惟次序之前后仍照两派派衍生殁大小为定,不敢混乱。如男仅有其名,女仅有其氏,则昭穆难分,长幼莫辨,只好信手排列,以附其尾焉。] 这大谱作得这样详细,肯怕也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那么我们就可以从这大谱上查找有无南八系先祖的名号?有无南八系先祖们居住的地名?有无徙邵阳,新化的康人记录?如果有,自然是要认帐的,自然是要认祖归宗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其次.同样的道理,我们也要去查阅匡改康康氏的旧谱,依照南八裔先祖居住过的地名——既是隶属关系,又有并列关系的地名去寻找,也可以五代先祖的名号去查寻,也可去查询其旧谱上徙邵阳,新化的记载。其谱有《胄公位下通谱》《吴楚康氏合谱》,更有许多居住在那旧地名的支系的旧房谱。

因为《泰和左右两派康氏族谱》与匡改康康氏旧谱上,不会将毫无关联的人名,族史载入谱中,而查的重点是参照有移民诏令的明代时期的记录。所以,这也是“兼听则明”的方法使然,不应该偏信一面。事实胜于雄辨!只要从吉安泰和县康氏或匡氏旧谱上查起,总能廓清祖源,还南八系一个乾坤朗朗,天清地宁的信史!

2020年2月20日初稿

                            2020年5月7日修正稿


文章分类: 湖广康氏
分享到: